足球直播

《从2008到2022》:提升硬实力 北京冬奥期待绽放_项目

原标题:《从2008到2022》:提升硬实力 北京冬奥期待绽放

进入2021年,爱游戏体育视频节目《从2008-2022》奥运访谈开播,第四期节目是从2008到2022之冬奥、传递梦想火炬。爱游戏体育资深记者郭健对话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和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那么,他们究竟都发表了什么观点呢?

2006年冬奥男子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第一轮比赛后名列第二的韩晓鹏第二跳做出了难度系数为4.175的动作,最终以250.77分获得冠军。

韩晓鹏这一金为中国体育实现三大突破。首先这是中国首枚冬奥自由式滑雪金牌,而韩晓鹏也成为中国首位男子冬奥冠军,最重要的意义,这是中国首枚雪上项目金牌。韩晓鹏也因此被任命为该届冬奥会闭幕式上中国代表团的旗手。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像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这种技巧类的项目的冠军是非常难的。06年都灵冬奥会时,我参加工作的时间并不长,刚刚参加工作一年,当时金牌之后,带我的老师大声高喊,觉得就像百米破了纪录一样,我也很奇怪?值得的吗?值得这么激动?但是我的老师跟我说,这个事是中国史上的第一枚金牌,雪上的金牌还是第一次。从06年之后,我们在雪上技巧都取得了一些好成绩,包括女子选手,从平昌冬奥会。我们的运动员,身材比较娇小,比较灵活,柔韧度比较好,空中的艺术表现力,实际上也非常能征服裁判。

“第二个,咱们中国运动员顽强拼搏,实际上对咱们的这个天资,他有起到一个增值,还有一个特别重要的因素,中国的这个相关的项目,实际上从专业开始立项的时候就没有闭门造车。刘佳宇,当时拿了一枚银牌,他算是三朝元老了,然后跟记者打招呼,接受外国媒体采访,包括这个官方转播商的采访,他用英语能够很流利的介绍。面部表情也非常轻松,这么一个状态,所以这个应该就是一个发自内心的过程,实际上他在接受我们采访的时候也在说,他自己完成这个项目的训练,然后参加比赛,实际上也是享受这个项目,为什么说能够做到这么轻松?这么惬意呢?因为这个项目,它是一个文化属性很强的项目,文化属性很强,就是技术水平毋庸置疑的,第二,各方面的保障需要做的很好,第三特别重要的一点是全世界从事这个项目的人不是很多。这个圈子里面可能就是这些人,包括运动员,包括教练员,这包括裁判官员,非常熟悉的话,他作为一个国际化很强的运动员,包括蔡雨桐,都能够很流利的用英文去接受采访,这样就导致了一个现象就是,这个运动员很熟悉裁判,裁判对运动员也熟悉,那么从你的动作,从你的每一个细节,实际上裁判在自己的内心里,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但是实际上裁判多少还是会有一些主观的印象。所以,这打下了一个比较好的基础。它不一定的优势项目,但是应该算是潜在的优势项目,所以四次银牌之后,到了北京冬奥会,可以换换颜色了。”

中国冰雪运动跨界跨项选材的目的,就是为了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取得佳绩,同时跨界跨项选材给许多夏季运动项目的运动员打开了另一片天空,给了他们另一种选择。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这只能说有帮助,但是真正转到另外一个项目之后,这些项目本身的技术特点是需要你去重新开始,从零开始,这就是我们经常会说的,从小要打好田径基础。很多运动项目上的一个技巧,技巧的本身对于中国人或者对于亚洲运动来说,技巧的优势似乎是天生的。绝对在力量和绝对速度,我们可能欠缺,但在这种技巧性上,艺术表现上,我们不见得就弱很多。所以,滑雪空中技巧是我们具有一定优势的一个项目。随着现在我们越来越多的人,我们储备的可能在这个项目上不止一两个人才。可能是三四个人都具备冲击金牌奖牌的水平,我都有可能会在某一次奥运会比赛中取得一次爆发。”

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1000米决赛中,王濛以1分29秒夺得金牌,成为中国首位单届冬奥会获得三枚金牌的选手,这也是她个人的第四枚冬奥会金牌,中国队也包揽了本届冬奥会的短道速滑女子项目全部四枚金牌。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我们可以先不说争金夺银,这些比较高端的项目,2010年之前我印象很深的,在备战,因为我们要知道还有一个大背景,2008年,北京奥运会,在那个周期内,其实所有的中国体育队都有更高的梦想,更高的追求,获得各方面的关注也是最多的。当时女子冰球队,虽然球队在温哥华冬奥会成绩不理想,温柔滑的时候表现不是特别让人满意,但是之前我们在世界上是非常好的,而且当时我们有很多的机会出国比赛,跟高水平的队伍,那么比关门训练要好多了。如果你是一个绝对的速度之类的,那你训练中打到这种水平就没有问题,但是如果有一些对抗性,这种技巧,你要面临发挥,面对裁判打分,你如果不通过比赛加强裁判对你的印象分,不通过实战来增强你对抗能力,我觉得是取得了什么成绩的。当时,女子冰球只是一个例子,我们很多的运动队都是在积极备战,冰壶,当时也是隐藏的冠军,都是在那种大背景下,我们在很多的项目中开始取得突破。”

“这就证明我们大量的具备争金夺银的项目,我们整体的实力达到了这种水平,那么迎来一次爆发是必然的,就像短道队就是属于这种类型。放在单项里,每个人谁都不怵,你放倒我一个是吧,我还有另外两个人、三个人还可以拿金牌,你拦得住吗?所以,我觉得那次爆发也是正确,坚持,最后终于圆梦,也是非常让人钦佩,我觉得是可歌可泣的,这种故事实在是太多了,包括对整个从内心世界已经征服了裁判,他们也拿到各种荣誉,其实只差一个冬奥会了,所以我觉得感情分的基础是建立在你的绝对实力上,你已经征服过了,从那些克服了,那有可能任何一个大比赛,正常的打分,他就是把你放在那个层次上,能给9.99就不给9.7,我觉得还是建立在我们实力达到了这种水平了。”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温哥华冬奥会上又一个小插曲,竞技体育和心态的关系其实非常非常之大——对裁判施压。当时,韩国赛前训练的时候,因为韩国和中国紧挨着,韩国队先训练,中国队后续进入,当时中国队的官员在现场一边准备一边儿给韩国队做一个录像,因为实际上这都是公开训练,录像也是无可厚非的一个事情,你可以拍我们,就像足球有一个15分钟的公开训练。当时韩国队的教练做出了一些不太友善的举动,当时朝着中国队教练席扔了一个瓶子,当时引发了一点小小的波澜。其实,这从一个侧面能看出来韩国队的压力,其实是非常大的。队内也是谨小慎微,看到别人关注,马上就火了,就被点起来了,这个实际上就是特别不自信。当然这个教练也是到中国队表达了一下歉意,但实际上从这一个小小的细节看出压力。”

2014年索契冬奥会短道速滑女子500米是中国军团最有希望的夺金点,但冬奥会开幕前后一个多月中国短道速滑不断遭遇打击:先是主将王濛在国内训练中意外受伤,后是500米二、三号主力范可新、刘秋宏意外止步于半决赛。夺金重任只能寄希望于不太擅长短距离项目的李坚柔。或许是中国选手的努力感动了上帝,决赛开始后不久英国选手克里斯蒂失误带倒意大利的方塔娜和韩国的朴升智,三人全部摔出赛道。滑在后面的李坚柔幸运躲过这场风波,为中国代表团夺得弥足珍贵的一枚金牌,也是中国代表团首金。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实际上它确实就是这么一个纠结的心态,因为在预赛的时候,中国队表现的并不是特别好,预赛范可新被寄予厚望,还有刘秋宏当时都没有能够进入决赛,进入决赛的就是李坚柔。当时在队里,李坚柔并不是一个是名气、人气非常大的选手,当时进到决赛,一个是克里斯蒂,还有一个韩国的,包括李坚柔本身的道次也不是特别好,但是用一句经常被调侃的话说,‘可能这就是命运’,两个欧美选手发生了碰撞,然后还把韩国选手扯了一把,最后李坚柔拿到了冠军。当然,当时有人说这个是幸运,那你说她是不是幸运呢?确实是幸运,如果说按部就班的去比赛,可能拿到一块铜牌,或者能拿到一块银牌,但是体育的精彩不是按部就班,有一句老话,幸运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如果说你没有达到那个水平,没有达到那个能进到决赛的水平,那你可能早就失去了机会,所以我觉得也不能单单的就认为是运气好啊,或者是捡到金牌,因为任何的这个奥运冠军,实际上都是偶然中的必然。始终是最优秀的人,会拿到金牌和站到领奖台的最高处。她本身也具备了很强的实力,有时候机会来了,自己挡也挡不住。

2014年索契冬奥会是中国第十次参加冬奥会。共有66名运动员参加了4个大项、49个小项的比赛,共获得3枚金牌、4枚银牌和2枚铜牌,在奖牌榜上列第11位。其中李坚柔为中国队拿到本届首金,张虹圆了中国速滑34年的金牌梦;周洋则成功卫冕女子1500米。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都说李坚柔的金牌是幸运,我觉得这个是对中国队的一个补偿,为什么说呢?2002年盐湖城冬奥会的时候,当时李佳军男子短道速滑1000米,他是很有机会去夺得金牌的,但是最后一个偶然的意外,导致当时李佳军出局了。所以,我觉得这个就是要尊重这个比赛结果,而且很多时候我觉得不要总是看到一个结果,然后反着推。很多说湖人总决赛,打得不是‘字母哥’,打的不是快船,可是快船半决赛都没有站在我面前,你跟我谈这些有什么用呢?有人说,李娜网球夺冠,对手应该是谁谁谁,我觉得谈论这些是没有意义。同时,我们不要忘记张虹在速度滑冰上实现一些突破,这是留给我们印象很深的瞬间,92年一直到2014年索契,我们才在这个项目上真正拿到金牌,我觉得这就是我们不断的进步,不断进步,坚持坚守,那我们在这个项目上取得收获,所以我觉得,我们不大包大揽,但是我们的奖牌数和我们奖牌分散的项目也是值得去肯定的,证明了我们在冬季项目上的实力,已经慢慢的接近于世界主流的这种冰雪强国水平,我们已经朝着目标在一步一步逼近了。”

从韩国队的一枝独秀,到中国队能够与之分庭抗礼,再到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中国女队包揽四金完爆韩国,中韩短道争霸的大戏进入高潮。

中新网体育部总监卢岩说:“当时,我们把李琰的表态做了一个梳理,李总在总结的时候会说这个现场的情况,大家都看到了,确实也是我们运动员有做的不到位的地方,这个责任在我运动员。包括申诉,当时申诉裁判判罚尺度不一的质疑,但是国际滑联实际上并没有裁判尺度的说明,或者不给我们回复,不过,他们的理由是比赛结束之后30分钟之内提交,所以申诉期过了,他就不给说明了。这也是提醒我们,这个学习过程,包括对于各种新规则吃透。”

体坛周报副总编曹亚旗说:“裁判一定有他主观的情绪在里面,这不像现在足球,篮球有这种回放,网球有鹰眼,那么裁判的主观的因素会比较大一些,但是我觉得从我们自己运动员或者教练应该做到的是,避免给他抓你把柄的机会。你是不是应该注重自己这方面的规范动作。他犯规了,不等于你也要犯规。裁判是比赛一方面,我觉得训练的时候就应该避免一些违规的动作。这方面,我们吃亏挺多的,而且是有的时候就是你过了申诉期。如果我们研究透了,也许将来遇到时,我们也有这样的机会,不像现在我们吃亏的太多了,但吃亏之后要找经验教训,这才是我们去注意的,我们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平昌冬奥会上,只有一金入账的这么一个经历其实也是一个学习过程。”

(馒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